正北方網 > 文化 > 悅讀 > 正文

旖旎女人香

作者:阿 簡 責任編輯:何娟 2019-06-27 09:34:48 來源: 正北方網-北方新報

      

在所有描寫感官的字當中,香,似乎是最纏綿溫軟、引人遐思,也最讓人念念不忘的一個。

比如說到夏天,我的印象除了小時候熱辣的白日頭底下搖晃的柳枝和鳴蟬,永遠少不了的,就是金紅色晚風里的痱子粉香。暑熱初散,晚霞未退的天光里,女人們洗了澡,三三兩兩地出來遛彎。濕漉漉的頭發,在夕陽的余暉里閃閃發亮,花露水和痱子粉的香,跟身上的桑綿綢衫褲一樣家常、閑適而柔軟,有一點淡淡的誘惑而不淫邪,雖素不相識,卻有一種莫名的親……這一幕極市井,卻深入我心。 

那時人們的日子都還清苦,香水這樣的東西,一般人見不著。所以多數人的身上即使有一點令人愉悅的氣息,也是稍縱即逝,唯獨母親的一個同事,是個例外。雖然一樣地勉強溫飽,可那位阿姨的日子,明顯過得有調調兒,比如用同量的布料,別人做了千篇一律的半截裙拖拖沓沓,她卻做成獨領風騷的“布拉吉”(連衣裙)裊裊婷婷。而且所到之處永遠暗香浮動,說起話來也輕聲慢語:“衣柜里擱一塊蝶花香皂,那衣服嘛,倍兒……香……啊……”頭輕搖眼微閉,神情中有深深的陶醉,也有一點獨門香薰的得意。多年不見,現在想起她,依然是白底碎花連衣裙上香皂的味道。以至于她口中的“蝶花”,在我這里也變成了“楚留香”——過了幾十年,隔著泛黃的書頁,紙都已經腐脆了,名字卻還幽香不絕。 

前些年在國際飯店,上電梯時前面有個老外,一轉身裙裾飄飄,散發出一股純正的玫瑰香氣。那是我第一次對香水生出喜愛,甚至于為了貪戀這個味道,還跟在她后面一路同行,直到大門口??墒遣恢放频南闼?,跟不知芳名的佳人一樣可遇不可求,所以直到現在,依然欲求不得。偶爾提起“好香水”,就會想起電梯上那姑娘,面孔發型全無印象,只有那裙子的猩紅和玫瑰香水的純正歷久彌新,簡直是一縷芳魂一樣的存在。

有一回朋友聚會,閨蜜簡單送了我一瓶香水。瓶子的形狀像一個加大號的雨滴,黝黑的底子上星星點點,仿若浩瀚璀璨的夜空。我喜歡它的別致好看,但不認識那上面的商標,好奇地網上一搜,才發現它原來如此的價格不菲,后悔早知如此,不該收人家這么貴重的禮物。簡單的老公當時在海外工作,恩愛夫妻常年天各一方,那香水,原本是他探親來帶給愛妻的。

可是既然收了,又沒有隔了一年再退回去的道理。于是,素來不用香水的我,試著跟它接觸,卻很快被它的美妙收了心——濃而不烈,留香綿長,那種愉快,可體會不可言傳。頸后,耳邊,手腕,輕輕噴一點,花果的甜香里有盈盈的喜樂和明滅的風情……丫頭趴在我肩上笑:“老簡你終于像個女人了。”

前陣子女兒過18歲生日,說成人禮上必要有一件象征性的禮物是香水。我手上恰好有一瓶古馳家的“花之舞”,便順手轉送給她。她雖嗔怪我敷衍,對她的成人禮不走心,可到底還是收了,周末回來時,偶爾便從她身上,聞到淡淡的花香。問她對這個成人禮的禮物滿不滿意,她頻頻點頭,說給女人送香水,實在是最聰明的選擇,每次用到的時候,隨著那迷人的香味慢慢散開,都會繞不開地想起它的來處,旖旎不絕、思戀不斷,實在是最細水長流的念想。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